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5. Life.3 开始修炼。
  6. 繁体版

Life.3 开始修炼。
2017-06-23 12:26:04

		

Lesson 1 和木场进行剑术修炼
「哟!」
「喝!喝——!」
我挥舞木刀,跟着木场进行剑术修炼。
木场轻易架开我的攻击。无论我多么用力挥木刀,都打不中他。
「啪!」
我的木刀又被木场打掉了。
「不是这样。不能只看剑的动向,视野要放宽,连同对手和周遭环境看在眼里。」
这种事不是听别人说说就能轻松办到,越打只是越体会到自己和木场的差距有多大。
不愧是「骑士」(Knight),木场的技巧果然高明,光是靠最低限度的动作就能解决我。练习量、实战经验都相差太多,尤其是剑术的才能更是相去甚远。
「来吧,还要继续喔!」
这一天我再次体会,木场的剑招有多么凌厉。
Lesson 2 和朱乃学姐进行魔力修炼
「不是这样。魔力要从包覆全身的气场有如流水汇集。集中意识,感觉魔力的波动。」
虽然有身穿黑色运动服的朱乃学姐亲切说明,我的手掌依然没有魔力汇聚。
咕唔唔唔唔……专心!坚持下去!想象要制造某种东西,将魔力聚集在手上!
「成功了!」
一旁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爱西亚已经在掌中制造出魔力的凝聚体。那是绿色的淡薄魔力。
爱西亚的魔力是绿色啊,真漂亮。
「哎呀哎呀,或许爱西亚真的有魔力的才能。」
听到朱乃学姐的夸奖,爱西亚的脸都红了。
唔……至于我完全不行。连魔力的「魔」都没有。努力了半天,总算做出一个小魔力球体,但是爱西亚的成果有垒球那么大,我却只有米粒大小。
…………算了,既然爱西亚有变强就好了。
反、反正我有最强的神器(Sacred gear)!哈哈哈!
「那么,接着要将你们的魔力变化为火、水,或是雷。这个步骤凭借想象无中生有也可以,不过初学者试着用魔力驱动真正的火水会比较容易成功。」
朱乃将魔力送进瓶装水里。
唰咻!
得到魔力的水化为锐利的尖刺,从内侧刺破宝特瓶。
呜喔,好厉害。
「爱西亚接下来请试着模仿我刚才的示范。一诚则是继续练习集中魔力,魔力的源流是想象。总而言之最重要的是将浮现在脑中的事物具体呈现出来。」
嗯——想象啊。将浮现脑中的事物化为现实……
「如果是自己比较擅长、经常想象的事物,应该比较能够快点具体呈现。」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朱乃学姐,就凭我——
嗯?对了,比较擅长、经常想象的事物啊。啊——那么那种近乎妄想的事也能实现吗?
「朱乃学姐,可以请问一下吗?」
如果我想到的这招,真的有办法实现……
我搞不好就无敌了!喔喔,好耶!我忍不住想称赞自己的点子!
朱乃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微笑说声:「呵呵呵,果然是一诚会想到的主意。」
喔!看来这招行得通啰?
朱乃回到别墅里,拿了一堆东西摆在我面前。
——是大量的洋葱、胡萝卜,还有和马铃薯。
这不是全套的咖哩材料吗?
「那么一诚,集训期间这些全部都交给你用魔力处理啰。」
喔喔,原来如此。我知道朱乃学姐想表达、想叫我做的是什么了。
看来这条路并不好走。
Lesson 3 和小猫对打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咚轰!
唔!这是我今天第十次成功与大树热情拥抱。等等,不对。
我又被小猫的拳头打飞了!呜——!真不甘心!
「……好弱。」
身穿黄色运动服的萝莉少女轻声说出重重打击我的两个字。
可恶,好大的冲击!莱萨时也一样,被娇小的女生打飞,对我来说是件打击很大的事。
小猫是擅长立技、寝技,以及各种格斗技的恶魔少女。加上「城堡」(rook)的特性,夸张的腕力和坚固的防御力,更是强到不可思议。而且她的身材娇小,所以动作也很敏捷,一没注意就会被她贴身对着肚子揍一拳。
虽然她已经放水,但是中招还是很庸。
「……打击要瞄准身体的中心线,确实地以埋进身体里的动作出拳。」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一个外行人光是想要打中对方都很困难。
小猫举手转了几圈,准头对准我:
「……好了,再来一场。」
看来我要死了。
Lesson 4 和社长——
「喂——一诚!坚持下去——!」
「喔——!」
我背着岩石,沿着险峻的山路往上冲。岩石用绳子绑在我身上,上面还坐着社长。
冲上去又冲下来,反复在山路奔跑.泥土山路跑起来真的很累。
来回跑了几十趟,双脚使不上力、不住颤抖时,社长总算说「好了,OK。」饶过我。
「再来是肌力训练。伏地挺身预备。」
「好、好……」
魔鬼啊。魔鬼社长!
因为我的基础能力绝对不足。练习量和其他社员比起来多到夸张。尤其我是最需要在战场四处奔波的「士兵」(pawn),提升肌力、体力是绝对必要的事。
「呜哇!」
摆好伏地挺身的姿势,社长毫不手软地在我的背放上岩石。竟然能够轻松让岩石飘起来,魔力真是方便。行李也用魔力搬不就好了……
咚。
「呜嗯嗯……」
然后社长又坐到岩石上。稍微有点震动就快让我的身体吃不消……
「好——伏地挺身三百下。试试看吧。」
「喔——!」
如果我不是恶魔,早就死过一百次了。
-○●○-
「呜喔喔喔喔!好吃——!真的好好吃!」
结束今天一整天的修炼.我们正在吃晚餐。
餐桌上摆满豪华餐点,木场先前采来的山菜做成烫青菜。
肉好像是社长猎来的山猪。这就是所谓的山猪肉啊,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没什么腥膻味,好吃好吃!
鱼好像也是社长在河里钓的。单纯的盐烤真是美味!
其他还有各式各样的料理,琳琅满目。
「哎呀哎呀。饭还有喔,多吃一点。」
为我盛饭的是朱乃学姐。话说今晚这桌菜都是朱乃学姐亲手做的!
啊——!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大家的筷子都没停过。因为今天的练习真的很累,累就是要大吃大喝。
我扛上来的大量行李几乎都是调理器具。既然吃得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枉我拚命背着那些东西爬上崎岖的山路!
小猫默默地大吃,十分豪迈的吃相让我想吐槽,不过还是算了。
「朱乃学姐,太好吃了!真想娶你当老婆!」
「呵呵呵,真伤脑筋。」
朱乃学姐手扶着脸颊笑着开口。日式围裙好适合她。
「……我也有煮汤啊。」
啊!爱西亚在我旁边一脸难过,看起来相当消沉。
餐桌上放着一盘洋葱汤,看来这是爱西亚亲手煮的。
大概是因为我只顾着称赞朱乃学姐的料理,才会害她这么沮丧吧。
我拿起盘子一饮而尽。嗯,好喝!
「真好喝,爱西亚!超赞的!再来一碗。」
「真的吗!太好了……这么一来,我也可以当一诚先生的……」
「嗯?后半句我听不到,你说什么?」
「没、没有,没什么!」
爱西亚红着脸慌张挥手。奇怪?她刚才到底想说什么?
「那么一诚,今天修炼一整天,你觉得怎么样?」
社长先喝口茶才询问我。
我放下筷子,老实说出自己的感想:
「……我是最弱的一个。」
「没错,确实如此。」
被说得这么明白,其实让人满想哭的。
「朱乃、佑斗、小猫虽然没有游戏的经验,实战经验都很丰富,只要掌握临场的感觉应该还能一战。然而你和爱西亚几乎完全没有实战经验,尽管如此,爱西亚的治疗能力、你的Boosted gear都不容小看。对方应该也知道,所以我希望你们至少要有逃跑的力量。」
「逃跑……有那么难吗?」
听了我的问题,社长点点头:
「逃跑也是战术之一。暂时撤退重整态势是很正当的战斗方式,也有藉此获胜的方法。不过背着对手逃跑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事,如果敌我的实力伯仲之间也罢,背对相差悬殊的强敌逃跑,简直是请对手杀了自己。能够顺利逃离这种对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一诚和爱西亚要学习逃跑的时机,我当然也会教你们面对敌人的战斗方式,你们要作好心理准备。」
「了解。」
「是的。」
我和爱西亚同时回答。
既然爱西亚转生成为吉蒙里眷属,被卷入战斗便是无法避免的事。
……我必须得到足以保护爱西亚的力量,至少也要能当爱西亚的挡箭牌。我非得作好这种觉悟不可。
「吃完晚餐之后去洗澡吧。这里有温泉,很棒喔。」
——!社长的一句话让我的意识顿时转向情色方面!
洗澡!温泉!是露天温泉吗!
说到露天温泉就想到偷窥!通窥才是王道!没错,身为男生怎么可以不偷窥!
「我可不会偷窥喔,一诚同学。」
木场面露阳光微笑先发制人。
「白痴!你、你!」
「哎呀,一诚想偷窥我们入浴吗?」
社长这句话,让所有社员的视线集中到我身上。
呜哇。好尴尬……我不禁想为自己的好色感到抱歉。
但是社长轻声笑道:
「不然我们一起洗吧?我无所谓喔。」
啥!
冲击窜过我的全身!呜——!社长的日文还是一样令人感动!每次都让我好想哭!
「朱乃觉得呢?」
「如果是一诚我也无所谓。呵呵呵,帮男士洗背好像也不错。」
朱乃学姐带着满脸笑容答应了!好想让她洗背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会吧,可以吗!真的有这种事吗!
这个社团的女生到底有多开放!
「爱西亚呢?和心爱的一诚一起洗应该没关系吧?」
听到社长的问题,爱西亚虽然满脸通红低下头,还是微微点头。
呜哇!难道会有不可能的发展在等着我吗!怎、怎怎怎怎怎怎、怎么办!我、我!我有自信在浴室里必须一直遮着前面!
「最后是小猫。如何?」
最重要的小猫用双手摆了个×:
「……我不要。」
被拒绝了——!不、不对,是我的感觉麻痹了,这才是正常女生会有的反应!
「那就不行啰。真是可惜啊,一诚。」
社长带着恶作剧的笑容开口。
啥……这种感觉就像是先被捧上天,然后一口气摔进万丈深渊。
打击太大,我的眼前一片黑。呜呜呜,原本还以为很有希望的……看来这种像是在作梦的事没那么容易实现。既然如此,至少偷窥一下——
「……你敢偷窥,我会恨你。」
唔啊!被小猫抢了先机!可恶,不行吗!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行吗!
「一诚同学,你就和我袒裎相见吧。我来帮你洗背。」
「吵死了——!我真的要宰了你喔,木场——!」
我愤怒的哭声在别墅里回响。
-○●○-
修炼第二天。
一早醒来,肌肉酸痛到快死了。因为连晚上都有练习。
「晚上也有晚上的练习进度,我们原本就是属于夜晚。」
社长如此表示。
晚上的练习其实比之前我每天和社长进行的晨练还要辛苦,练习量是早上的好几倍。就算恶魔晚上的活动力比较好,不分昼夜这样操迟早会死。
光是要和木场睡同一个房间,就够让我心情低迷了。听见二楼传来女生开心的笑声时,更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后悔自己是男生。
然后到了第二天,上午是读书会。
大家聚在一起,教导我和爱西亚恶魔的知识。
从一大早就教我们一堆艰涩的名字和事件,全是些我搞不懂来龙去脉的东西,听得我脑袋都快爆炸了。
教到一个段落之后,木场开始考试:
「我们的仇敌是上帝率领的天使。请问位阶最高的天使叫什么?有哪些成员?」
「呃,是『炽天使』吧。成员有……米迦勒、拉斐尔、加百列……嗯——还有乌列吧。」
「答对了。」
呼……都对啊。我只记得有四个,总算是答出来了。
「接下来是我们的王,『魔王』陛下。请回答出四大魔王。」
「好!这个难不倒我!我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去见他们!当然记得一清二楚!路西法陛下、别西卜陛下、阿斯莫德陛下!还有我最憧憬的女性魔王•利维坦陛下!」
「答对了。」
「我绝对要见到利维坦陛下!」
我从社长那里听说过,站在女性恶魔顶点的就是魔王利维坦陛下。
社长说她是位非常漂亮的魔王陛下!还说如果有缘我说不定可以见到她!好耶——!我不禁感到期待!
不知道有多美?既然是魔王陛下,应该很了不起吧……
唉……超想见她的。
「那么接下来是一诚同学最不拿手的部分。请回答出所有的堕天使干部。」
出现了,我最不拿手的堕天使名字。
谁叫他们的干部比其他势力还多,而且名字又很复杂……
我想想,最高层的两个我记得。
「堕天使的中枢组织叫做『神子监视者』,总督是阿撒塞勒,副总督是歇穆赫撤,到这边我记得很清楚。然后,干部有……阿玛洛斯……巴拉基勒……坦米勒……啊——呃——呃——奇怪?彼内什么的?可、可、可、可卡因……?」
「是彼内姆耶、可卡比勒,还有撒哈里勒,要记住喔。原则上这些还只是基础,这就和记得日本的首相、大臣,还有邻近各国领袖的名字是一样的道理。」
谁记得起来啊——!干部太多了!两个就够了!其他到底担任什么职位!
真是的,堕天使就是这样才不行,我对堕天使实在没什么好感。反正八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他们好像一天到晚监视「神子」——也就是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
我之前会被他们盯上,爱西亚曾经死过一次,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堕天使成立组织研究神器(Sacred gear),找到有益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不是招揽成为同伴,就是抢夺神器(Sacred gear)。
如果有害则当场处死,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连不知道有神器(Sacred gear)这种东西的持有者也会痛下毒手。例如我就是。
他们似乎是恶魔最大的敌人,所以我也不会放过他们。害得爱西亚有那么惨痛的经历,我怎么可能对他们手下留情!
就像这样,大家连天使、堕天使的事也简单为我们上了一课,让我获益不少。
总之最重要的恶魔和其他阵营的关系,我已经记得清清楚楚。
接着是爱西亚为我们上课。
「咳。那么恕我僭越,接下来就由我爱西亚•阿基多来教导各位有关驱魔师(exorcist)的基本知识。」
喔——啪啪啪。我对走到大家面前开口的爱西亚拍手欢呼。
啊,她马上就脸红了。感谢你可爱的反应。
「首、首先,就拿我以前待过的地方来说,那里有两种驱魔师。」
「有两种?」
听我的问题,爱西亚点头:
「一种是像电视、电影里的那种驱魔师。由神父朗诵圣经的一节、使用圣水,驱赶附身在人们体内的恶魔,这种是『表』驱魔师。『里』就是会对各位恶魔造成威胁的那种。」
社长接在爱西亚之后开口:
「一诚也遇见,对我们面言最棘手的敌人,就是受到上帝或堕天使保佑的驱魔师。我们和他们长久以来在历史的背后不断抗争。他们借助天使拥有的光之力,利用自身超乎常人的体能,全力想要消灭我们。」
社长的话,让我中浮现那个疯狂的少年神父。
白发的疯狂驱魔师,心狠手辣,不只恶魔,连和恶魔有关的人类也照杀。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再见到那种人。
正当我还在想着这些事时,爱西亚从包包里拿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东西。
社长以摸到什么脏东西的动作,用手指掐起一个装有水的小瓶子:
「那么我来讲述圣水和圣经的特征。首先是圣水,恶魔碰到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没错,爱西亚也不能碰喔。肌肤会变得很可怕。」
「呜呜,对了……我已经不能触碰圣水了……」
爱西亚听到社长的说明,不禁大受打击。没办法,她也是恶魔。
「等一下我会说明圣水的制作方式。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制作方式有好几种。」
大概是因为这是她的擅长领域,爱西亚说个不停,看起来很开心。
好啊!恶魔神官!这样说一定会惹她哭吧。还是克制一点好了。
「接下来是圣经。我从小每天研读圣经,但是现在光是看个一节就会头痛欲裂,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谁叫你是恶魔。」
「因为是恶魔。」
「……恶魔。」
「呵呵呵,恶魔这样做会受重伤喔。」
「呜呜呜,我已经不能读圣经了!」
遭受所有社员的吐槽攻击,爱西亚热泪盈眶。
社长也告诉过我,听到别人朗读圣经,我们恶魔会相当痛苦。
虽然我没有那种经验,不过圣经的内容好像很无聊,即使不是恶魔,听了应该也会很难过吧。
话说爱西亚还有在读圣经啊。再这样读下去,总有一天会死的!
「可是可是,这是我很喜欢的一节……啊啊,主啊,我已经不能读圣经了,请原谅罪孽深重的我——啊呜!」
啊,又因为祈祷而受伤了。
神啊,至少放过这个孩子的祈祷吧。
就是这样,上午的读书会结束,我们进入下午的修炼行程。
-○●○-
这几天以来一直窝在山上和大家一起修炼,我知道了几件事。
我没有剑术的才能。
我没有格斗技的才能。
我没有魔力的才能。
最严重的是,我实在是弱到不可思议。
越是和大家在一起修炼,就越是让我体认到自己的渺小。
——我在游戏里派不上用场。
没错,我连爱西亚那种恢复的能力都没有。
唯一称得上顺利的,只有处理蔬菜吧。好吧,那也算是修炼的一环。
我……真的是又弱又没用。
-○●○-
待在别墅的夜晚。
我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窝在山上修炼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从早到晚就是一直练习。可能会在游戏中运用上的合作方式和攻防套路,也反复演练过好几次。
我的视线移向睡在旁边床上的木场。他呼吸平稳,似乎睡得很熟。
……木场很厉害。越是在一起修炼,越能戚觉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我就算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在剑术赢过木场吧。那是他以天生的才能和拚命的努力得来的技术。
这两样我都没有,即使我从现在开始努力,又能够练到和木场同等的功力吗?得花几年?不,几十年?不,说不定一辈子也没办法。
我——
魔力修炼。一旁的爱西亚成长神速,尽管规模不大,她已经渐渐能够使用火、水、雷。
然而我到现在还是只能制造米粒大小的魔力凝聚体。
我——
啊——可恶!
心烦的我离开床铺。我慢吞吞地起身,往厨房走去,到流理台喝杯水——
「哎呀?你醒啦?」
这时社长的声音从客厅传来,接着看到社长坐在桌子旁边。
「啊,社长。晚安。」
「怎么这么客气?正好,陪我聊聊吧。」
香精蜡烛在桌上亮着淡淡的光芒。恶魔在晚上即使没有灯光也看得很清楚,因此我们才能在夜晚于山上进行训练。既然如此,那个蜡烛就是为了营造气氛啰。
我隔着桌子,在社长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社长身穿红色的性感睡衣,一头红发绑成一束,还戴着眼镜。
「咦?社长的眼睛不好吗?」
「啊——这个啊?只是换个心情。我在想事情时总是戴上眼镜,思绪会比较清晰。呵呵呵,这也是我在人类世界生活很久的证据。」
社长轻笑了两声。戴着眼镜的社长也好美……穿着睡衣的模样更是棒透了!
桌上放着几张纸,有些看似地图,有些画有阵型等数据。看来……社长是独自一人半夜拟定作战吧。
社长阖上写着战术的笔记本:
「……老实说,这种东西也只是看个心安。」
她的话中带着叹息。
「为什么?」
「如果对手是其他上级恶魔,看了这个还能一战,毕竟这是经过研究的指导手册。但是问题不在这里。」
「嗯?那么问题是什么?」
「是莱萨本人。应该说得对上菲尼克斯就是最大的问题。」
回答我的疑问的社长拿出一本书放在桌上,翻开一页指给我看。上面画着一只展开火焰翅膀、雄壮威武的火岛。
「过去菲尼克斯被视为司掌生命的圣兽,受到人们崇敬。眼泪能够治愈任何伤势,喝了血液就能长生不老,人类世界的许多国家都留有相关传说。」
但是身为圣兽的菲尼克斯还有另外一支。领有侯爵的地位,列为「七十二柱」之一,属于恶魔的菲尼克斯。
「人类们为了区别恶魔与圣兽,将恶魔的菲尼克斯称为『菲涅克斯』,但是圣兽菲尼克斯和莱萨一族在能力几乎一模一样——也就是不死之身。我们必须和不死之身战斗。」
不死之身?等、等等,也就是说!
「那不是最强的吗!不死之身再怎么说也太无敌了!」
「没错,近乎无敌。他们遭到攻击也可以立即再生,治疗伤势。他们的一发业火能将敌人烧得连骨头都不剩。八胜两败,这是莱萨在『排名游戏』的官方战绩。十战八胜,两败是因为对手是和他们家阔系良好的家族,故意打输。实际上等于全胜。他是个被看好能够夺得正式头衔的参赛者。」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为之语塞。
我知道社长所说的问题是什么了——是莱萨!社长在盘算该如何打倒那个家伙!
「当家里选择莱萨做为我的婚约对象时,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也对,现在回想起来,爸爸他们肯定早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一开始就设下这个圈套。他们选了莱萨,这样一来无论我的意愿如何都得结婚。因为他们认为,即使演变成彼此之间以游戏来解决,如果对手是莱萨、是菲尼克斯,我就没有胜算。以西洋棋来说就是诱敌,是骗局。」
不管社长有多强,对上不死之身同样束手无策——社长的父亲大概是这么想吧。太狡猾了!这样无论如何肯定只能结婚了。
「排名游戏在恶魔之间流行之后,最蒙受其利而得势的就是菲尼克斯家。因为在开始游戏之前,恶魔之间几乎不曾战斗。在这种『国王』(King)也会参战的游戏里,特别能够凸显菲尼克斯的优势。菲尼克斯家以正式的『排名游戏』来说,在最强层级里排名也是数一数二。不死之身——恶魔透过游戏首次理解这是多么可怕的能力。」
既然是不死之身,无论杀死几次都能复活。不同于菲尼克斯,其他恶魔的力量想必有所限度,等到累了就会被一举反攻。呜哇,真是强到有点卑鄙!
——我、我们要面对的是这种对手吗,
即使打倒莱萨的美女仆人军团,不打倒莱萨就没有意义。不,那个家伙打得倒吗?这该不会是一开始就写好剧本的作弊对决吧?
大概是发现我一脸阴郁,社长面带苦笑开口:
「莱萨也不是打不倒的喔?」
「真的吗!」
「是啊。方法有两个,不是以强大的力量压倒对手,就是每当对手爬起来便一次一次打倒他,便其精神溃散。前者需要神级的力量,后者我们的耐力必须撑到耗尽莱萨的精神。即使身体能够再生,心与精神却不是。每次打倒对手,对手的精神也会随之疲惫,只要能够打击菲尼克斯的精神,就是我们赢了。到时候他的再生就会停止,进而倒下。不过如果具有神一般的力量,将对手的精神和肉体一举击溃,当然是最轻松的。」
……两个方法都需要相当的努力才办得到吧?初次上阵有办法做到这种程度吗?不,我们非办到不可。
也就是说要打到对手说出「一直再生精神实在撑不住请饶了我吧」就对了。
对了,问一下我之前就感到很疑惑的那个问题吧。
「社长。」
「什么事?」
「为什么你会那么讨厌莱萨……为什么你会排斥这件婚事呢?」
听见我的问题,社长也不禁叹息。
莱萨的确足个花花公子,又是个大烂人,但是考虑到社长家的情况,那样断然拒绝好像也不太对。
「……因为我是『吉蒙里』。」
「咦?嗯,确实没错……」
「不,我不是在强调我的姓。我的意思是我始终是吉蒙里家的人,无论走到哪里,这个姓都会缠着我不放。」
喔喔,原来如此。
「你讨厌这样吗?」
「我以此为傲,不过这一点也扼杀了我这个人。在每个人的认知里,我都是吉蒙里家的莉雅丝,没有人把我当成莉雅丝这个个体。所以我在人类世界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因为没有任何人知道恶魔吉蒙里。在大家眼中,我就是我,我非常喜欢这样。过去我在恶魔的社会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未来大概也不太可能,我能够以自己的身分度过充实的生活,只有待在人类世界的这段期间。」
社长的眼睛看着远方,眼神带着落寞。
那是个我无法想象的世界。我叫兵藤一诚,对于姓名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我就是我,只不过是老爸老妈的儿子。
到目前为止,无论我身在何方、去到何处,大家对我的认知都是「兵藤一诚」这个人,然而社长却是背负吉蒙里家的名声活到现在,未来也是一样。
「我希望能够和不理会吉蒙里家,把我当成莉雅丝来爱的人在一起。这是我小小的梦想……很遗憾的,莱萨只把我当成吉蒙里家的莉雅丝看待,把我当成吉蒙里家的莉雅丝来爱。我讨厌这样。尽管如此,我还是相当重视身为吉蒙里家一分子的这份骄傲。虽然互相矛盾,我依然想保有这个小小的梦想。」
所以社长是希望异性能够以「莉雅丝」的身分来爱她,而非当她是「莉雅丝•吉蒙里」啰……算是少女情怀吧。
可是还有家里的问题要顾虑,社长自己的心情也很复杂吧。
嗯——少女的心情和恶魔社会的情况我都不太懂,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我喜欢身为社长的社长喔。」
我没有多想什么,脱口说出这句话,但是社长闻言瞪大眼睛。
「什么吉蒙里家、恶魔的社会之类的我不是很清楚,对我而言莉雅丝社长就是莉雅丝社长……嗯——太困难的事我不太懂,反正我最喜欢平常的社长了!」
我笑着说出脑中想到的话。
哈哈哈,我不禁觉得自己真是不会说好听话。
……咦?社长大人?总觉得社长好像脸红了。
「社、社长?我、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我觉得奇怪,不过社长听到我的询问立刻摇头「没、没什么!」显得很慌张。
怎么了?发生怎么事吗?好吧,算了.
「不过天才社长第一场就遇上那种家伙,真是前途多舛。」
「我不是很喜欢天才这个说法。」
依然脸红的社长如此回答。
「为什么?」
「上天授予的才能……听起来就像神给的,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的才能是吉蒙里家代代培育的结晶,我是以恶魔的身分继承这种才能。我从来不认为这是神给的.也不可能有这种事。我的力量属于吉蒙里家和我,所以我不会输。既然要打就是要赢,非赢不可。」
社长的话好像是在激励自己。
好厉害,社长直一坚强。相较之下,我……我……
「社长,我好没用。自从来到山上……才发现自己这么没用。」
见到我无力地喃喃自语,社长露出讶异的表情:
「一诚?」
「和大家一起修炼,我虽然觉得自己有点变强,但是更加强烈地感觉……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修炼剑术时,知道木场有多厉害,也领悟到『唉,我无法变成像木场一样的剑上』……修炼魔力时,体认到朱乃学姐有多么伟大,又看着爱西亚在一旁不断成长……我却什么也办不到……只能试着逞强,以『我有Boosted gear,没问题!』这种话说服自己……」
我不知不觉流下眼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好不甘心,非常不甘心。越是修炼就越是了解自己有多么卑微。
——我没有战斗的才能.
现在的我很明白。
「我知道自己是最弱的……也充分了解……自己是最派不上用场的……无论神器(Sacred gear)有多厉害,持有者是我就没有意义。所以当时莱萨.菲尼克斯才会笑我,『明珠暗投』、『暴殄天物』根本就是在说我嘛。」
我在社长面前泪如雨下.流着悔恨的泪水,一副窝囊的模样,连鼻水都流出来。
社长起身来到我身旁。
沙。
她温柔地搂住我,一次又一次抚摸我的头:
「你是缺乏自信吧。好,我就给你自信。不过现在要让自己的身心尽可能休息。我会陪在你身边,直到你睡得着为止。」
这时我还不知道社长话中真意是什么,但是社长的温暖抚慰我的身心。
现在只要这样就已足够。
-○●○-
「使用Boosted gear吧,一诚。」
到了隔天,社长在练习之前对我如此说道。
自从上山以来,社长完全禁止我使用神器(Sacred gear)。现在允许我用……但是我要用神器(Sacred gear)来干什么?
「由佑斗来当一诚的对手吧。」
「是的。」
社长一声令下,木场便向前一步,站到我的对面。这是叫我和木场对打吗!
「一诚,在开始模拟战斗之前先发动神器(Sacred gear)。我想想……发动两分钟之后再开始战斗。」
「呃,是。」
我听从社长的吩咐,让Boosted gear在左手现形。
「Boost!」
『Boost!!』
神器(Sacred gear)对我的话产生反应,发出语音,力量也流入我的体内。这样一来我的力量就变成原本的两倍。
十秒之后。
『Boost!!』
我的能力再次加倍。源自神器(Sacred gear)的力量在我的身体到处流窜。
使用「赤龙帝的手甲」之后,能力就会像这样逐渐倍增,但是仍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原本以为能力增加没有上限,其实并非如此。我曾经尝试能够增加到什么程度而发动神器(Sacred gear),然而才过了几分钟,我便不支倒地。
理由很简单,我的身体承受不了逐渐倍增的力量。后来我问过社长——
「把你比喻成卡车好了,如果卡车载了远远超出预设载重的货物,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会开不动对吧?就是这么回事。」
她是这么说明的。
货物就是我体内逐渐倍增的力量,货物一再加倍,卡车就会跑不快,最后更会停摆。
也就是说力量增加太多会对我的身体造成负担。在手甲的宝玉『Boost』的瞬间,我就感觉身体变重,全身的运作似乎瞬间停止。
即使神器(Sacred gear)没有极限,我这个使用者会先到达极限。这就是我的神器(Sacred gear)的弱点。
应该说是我的弱点,错不在神器(Sacred gear)。
社长命令我提升力量之后,能力倍增了十二次。这时社长喊「停。」指示我停止Boosted gear的增幅作用。
「要上啰,Boosted gear!」
『Explosion!!』
这个语音包括停止力量倍增的意思,是种制动装置。
一旦停止提升力量,我就能在力量增加的状态战斗一段时间。能够使用的时间长短视期间内的行动而定。越是活动、越是攻击,时间就越短。还有我的体力也有影响,我如果处于疲惫状态,使用时间也会变短。所以顺利运用这个神器(Sacred gear)的诀窍之一,就是我不能受伤。
没错,像现在的我处于没受伤、体力也很充足的状态,便能够充分运用Boosted gear的能力。
倍化期间力量当然也有所提升,但是和先停止增加,维持力量提升状态时相较之下,神器(Sacred gear)的力量会比较不稳定,如果随便行动会有体能回到原本状态的风险。因此还是先停止增加再使用这份能力比较确实。
倍化期间不随便行动,看是要四处逃跑或躲起来才是上策。
好,过了两分钟,我的力量已经提升到不得了的境界,体内涌现的力量非比寻常。
「一诚就在这个状态和佑斗对战吧。佑斗,麻烦你当他的对手。」
「是的,社长。」
木场听从社长的指示,举起木刀对向我。
「一诚,你要用剑还是空手?」
社长确认我的攻击方式。
嗯——就算拿了木刀我也不见得能运用自如……
「我要试着赤手空拳!」
「好。那么你们两个可以开始了。」
我对木场摆出架式。不过只是外行人的架式。
咻。
木场突然从我眼前消失!惨了!「骑士」(Knight)的特性是速度!木场的动作有如神速,一日一跟丢就会轻易遭到攻击——
喀!
木场对我砍了一刀,但是我实时交叉双臂防御。好!这种程度的攻击没问题!
「!」
木场显得有点惊讶。有破绽!我对暂时停下脚步的木场打出拳头。
嘶!
在我的拳头即将命中木场时,他突然消失,我的拳头划过空气。啧!被他躲过了!
木场躲到哪里去了?我看着四面八方寻找他的踪迹……没有!既然左右和正面都没有,就是在背后!
然而转头依然不见他的身影。
嗯!上面吗?我仰望上空时,木场已经由上往下朝我刺来。
钝重的声音在周围回响。唔!攻击命中我的头,好痛——!
「痛……」
我没有分神捣住被打的地方,对着落地的木场踢出一脚。
咻!
又被躲过了!可恶!完全打不中!面对「骑士」(Knight)时速度竟然是如此棘手的因素!
「一诚!用魔力攻击!制造出魔力凝聚体之后,用自己最容易想象的形式发射!」
社长对我下达指示。
用魔力攻击?我?在这个时候?虽然不知道打不打得到木场,不过也无计可施了!就听从社长的指示吧!
我将在体内流动的魔力集中掌心,形成小如米粒的魔力凝聚体。还是一样小!
我对木场发出魔力!就在那个瞬间,我大吃一惊。
轰——————!
好大!我发出的那个米粒大小的魔力凝聚体,在离开掌心的瞬间变得十分巨大,
米粒变成有如巨岩!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了,是Boosted gear的增幅效果!
巨大的魔力凝聚体直逼木场而去,速度也相当不错,但是——
木场还是轻松躲过。我想也是。唉——打不中就没有意义了。然而这个悲观的想法立刻消失。
魔力凝聚体失去目标,朝着远方飞去,眼见着就要撞上隔壁的山头——
轰隆——————!
隔壁的山头爆炸,发出猛烈的爆炸声和震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发出的魔力攻击,让一个山头灰飞烟灭……山上留下缺了一大块的形状,风景产生剧烈的变化。
……咦?真的假的?真的炸掉了?山耶?一座山耶?
这实在太夸张了,我忍不住愣在原地。
『Reset.』
手甲发出语音,同时增幅的力量也从我的体内消失。看来强化的时间结束了。
我顿时浑身乏力,感觉身体里变得空荡荡,似乎是魔力耗尽了。
「到此为止。」
社长阻止我和木场的对打。木场放下木刀,我也像是腿软一般瘫坐在地。
山、山消失了。
这件事造成的冲击让我的心脏狂跳不已。是、是我炸掉的吗?我依然无法置信。那、那么惊人的攻击,居然出自我的手中……
「两人都辛苦了。那么来听听看你们的感想吧。佑斗,如何?」
木场回答社长的问题:
「是的。老实说,我吓了一跳。其实我原本想在第一次的攻击分出胜负。」
咦?第一次攻击,是说我挡下来的那次吗?
「然而我无法击溃一诚同学的防御,本来满心认为可以攻破的。第二次攻击我由上往下瞄准头部挥刀,打算一举打倒他,还是没办法。」
木场爽朗地「哈哈哈!」笑了几声,向前递出木刀给大家看。
——那支木刀已经快断了。
「我用魔力覆盖木刀加以强化,尽管如此还是觉得一诚的身体硬到我无法有效造成伤害。照那样再打下去,我最后会失去武器,只能四处逃跑。」
「谢谢你,佑斗。就是这么回事,一诚。」
什么「就是这么回事」,这该不会是社长昨晚所说的「我就给你自信」吧?
「一诚,你对我说过『自己是最弱的,也没有才能』对吧?」
「是、是啊。」
「增加额有一半是对的,没发动Boosted gear的你是很弱。但是只要使用手甲的力量,你就能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社长指着被炸掉的山开口:
「刚才的攻击有上级恶魔等级。要是中了那招,大部分的敌人都会灰飞烟灭。」
真的吗!也对,中了那招的确不太可能毫发未伤。
「你的身体打好基础之后,拥有的器量可以容纳神器(Sacred gear)逐渐增加的庞大力量。以现在来说,你容纳力量的能力已经相当了不起了。我不是说过吗?你只要锻炼基础能力,总有一天会变成最强的一个。起始的数字越高,力量增加的幅度就会越大。原始体能从『一』变成『二』,以你来说光是这样就是强大的成长。」
我的力量……有这么厉害吗?
我依然怀疑自己的力量,社长反倒是信心满满地说道:
「你是游戏的关键,一诚的攻击力将会大大左右战况。如果你是孤军奋战,在力量倍化的过程应该会因为到处都是破绽感到害怕吧。不过这是团体战,有伙伴会支持你。相信我们吧。如此一来,一诚和我们都会变强。我们会赢的!」
——我?会变强?
「给那个看不起你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即使对手是菲尼克斯也一样。我们要让他们见识一下,莉雅丝•吉蒙里和她的眷属恶魔有多强!」
「是!」
所有人强而有力地回答。没错!我还有社长和各位伙伴!
我们会变强!我要和大家一起变强!
我们要赢过莱萨.菲尼克斯!
重新下定决心、向心力变得更为紧密,我们的山中修炼集训进展得很顺利,之后也平安宣告结束。
然后,时间来到决战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