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一卷 旧校舍的恶魔
  5. Life.3 交到朋友。
  6. 繁体版

Life.3 交到朋友。
2017-06-23 12:26:04

		

「唉……出人头地之路好漫长啊。」
我望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自言自语。
士兵(pawn)——
我的特性与角色。
士兵不就是最低阶的兵种吗?
要从最底层往上爬啊……而且从起点就遭逢挫折,看来我的恶魔之路真是波折不断。
对了,社长的「主教」好像另有其人。在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棋子那天,社长接着说明:
「我有别的『主教』了,不过不在这里。我下达其他命令,到别的地方为我工作了。有机会再介绍给你认识。」
就是这么回事。不知道是怎样的家伙?应该不久就能见到了吧。如果是女生就好了。
所以我是剩下来的「士兵」。真是前途多舛。
我不禁心想——
这样真的好吗?
因为身上有个叫神器(sacred gear)的神龙气功产生装置就被堕天使盯上、杀死,还欺骗我的感情。
之后出现恶魔。
被美少女恶魔拯救、被她宣告「你是我的仆人!」又被一句「出人头地就有后宫」骗得服服贴贴。
之后成为社长的仆人,每天挥汗工作。
发传单。接着是签订契约。
但是因为魔力太低,无法从魔方阵跳跃到委托人所在地。
史无前例的差劲恶魔。这就是我。
呼——
我忍不住叹气。
仔细想想,我在变成恶魔之前本来就没有什么特色。
为了受女生欢迎付出各种努力,到头来还是赢不了型男。
在变成恶魔之前也没什么特别的梦想。呃——从这点来说变成恶魔或许也有好事吧。
不对,最根本的问题是变成恶魔真的好吗?
当然,那个时候如果社长没救我,我的人生早就结束了。也不会像这样,有这个闲工夫烦恼青春。
要说开心……也挺开心的。职场美女如云,大家都对我很好。虽然是恶魔。
莉雅丝社长很正,朱乃学姐只要别惹她生气就没问题……应该。
小猫也是,目前相处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木场虽然惹人厌,明明是个型男却和我有话聊……意外是个好人。明明是型男。
果然人不可貌相。感觉我心中对型男的认知快要有所改变了。
我突然想到那个金发美少女修女。
爱西亚,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如果要交女朋友……想到这里,我双手掩面。
明明才经历那么惨痛的失恋。
竟然玩弄我的感情……夕麻,我真的好喜欢你。
该死。为什么我的人生老是被他人的力量左右。
不,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可是实在是因为我身边发生太多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才会更让我觉得一直被要得团团转吧。
爱西亚……修女啊。和我的立场恰好相反。
我们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一个是神的仆人,一个是恶魔的仆人。
两人只是偶然在那种情况相遇。
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好吧。一定只会让彼此不幸而已。
真是的,我何必在心里装模作样。
「啊——我是最弱的士兵(pawn)。一点长处都没有,还有办法受封爵位吗……呃、应该是叫魔王陛下?不对,找魔王陛下商量也没用吧。」
我忍不住苦笑。
还是先订个目标吧。没错。这样就对了。
首先要能用魔方阵跳跃!
就是这个。只有这个了。嗯!感觉比较有干劲了。
闷闷不乐的时间结束了。如今的我已经是恶魔。这点无法改变。
既然如此,也只能以恶魔的身分活下去。然后还要实现身为恶魔的梦想。
即使无法实现,只要以此为目标而努力,自然就会成为生命的意义。
好!我要加油!我要努力!
就是这样,时间来到晚上,已经是恶魔的活动时间。
—○●○—
深夜的我骑着脚踏车冲到一户人家。
不是大楼也不是公寓,是普通的透天厝。
这还是第一次。话说回来,这下子该怎么办?
委托人应该不是一个人住,不会被他的家人发现吗?
因为我可是直接杀到家门口耶。平常不会被其他人类发现,但是这种情况又如何?
尽管担心,我还是打算按电铃。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
门是开的。
……大半夜的,这样太危险了吧。
扑通。
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袭向我。不知为何有种很讨厌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向前跨了一步。
我从门口偷看里面。
走廊没有灯光。有道楼梯通往二楼,似乎也没开灯。
只有一楼深处的房间好像有灯光,但是很暗。
……果然不太对劲。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睡着了?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我应该不会感觉到这种异常的气氛。
我在玄关脱鞋,然后拎着鞋子在走廊上前进。
我不是小偷喔。我是恶魔。我在心里如此辩解。
捻手捻脚来到里面的房间。
我悄悄从开着的门缝探头窥伺,发现光源来自蜡烛。
「……晚安——我是吉蒙里大人派来的恶魔……请问委托人在吗?」
我心虚地开口,但是没有人回答。
无计可施的我只好下定决心,踏进房里。
这里是客厅。里面摆着沙发、电视、茶几等家具。
相当寻常的客厅布置——
我的呼吸停住了。视线盯着一个东西。
墙壁。客厅的墙上有一具尸体。头上脚下的尸体。
……是人类。男人。是这个家的人吗?只是为什么……?
身体遭到千刀万剐。有东西从伤口流出来,应该是内脏……
「恶!」
我当场将肚子里涌上来的东西吐出来。
之前看见怪物时没有吐,却在看见人类凄惨的模样时有了反应。
这具遗体实在让人不忍卒睹。
遗体贴在墙上,呈现倒十字的形状,用钉子加以固定。
粗大的钉子钉在男子的双手掌心、两个脚掌,以及躯体中心。
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正常人才不会这样杀人!
血滴在地板上,积成一大滩。
钉着男子的墙上还有用血写成的文字。
「这、这是、什么……」
「『为恶者将得到惩罚——』这是引用圣人说过的话喔。」
我的后方传来突然年轻男子的声音。
转头看见一个白发男子。很年轻,看起来好像是外国人,年纪大概十几岁吧?
打扮很像神父,而且是个美少年。
神父一看见我,便咧嘴一笑:
「嗯~~嗯~~?哎呀呀呀,这不是恶——魔小弟吗——?」
他笑得很开心。
就在这时,社长的话从我脑中闪过。
——和教堂有关的人也一样,不可以和他们来往。尤其「驱魔师」更是我们的仇敌。那些接受神祝福的人,力量足以消灭我们。
神父当然是和教堂有关的人。糟了……
对方还看得出我是恶魔,这下子情况应该很不妙吧?
「我是神父♪少年神父~~♪诛杀恶魔~~冷酷无情地嘲笑~~♪恶魔们,我要砍下你们的头~~才能混饭吃~~♪」
神父突然唱起歌来。
莫、莫名其妙。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我的名字是弗利德‧瑟然。是隶属于某个驱魔师组织的基层成员。啊、你不必因为我报上名号就跟着说。我不想浪费脑容量记忆你的名字,还是免了吧。没关系,反正你马上就会死了。我会让你死的。一开始或许会有点痛,不过马上就会爽到哭出来。让我们一起迈向新天地!」
我从来没碰过这种人,言行举止乱七八糟。
他果然是驱魔师,看来相当不妙。
不过我有话要对这个家伙说。我咽下口水之后开口:
「喂、这个人是你杀的?」
「YES,YES。是我干的。谁叫他一天到晚召唤恶魔,不杀他要杀谁。」
搞、搞什么啊!
「哎呀?你很惊讶吗?想逃啊?不对~这样太奇怪了。说真的,一个人类会和恶魔交易就已经是烂到不能再烂,踏上人渣之路了。这点请你明白好吗?没办法?喔——这样啊。果然是有如废物的恶魔。」
这个家伙没救了!根本没得谈!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人杀人像什么话!你们不是只会杀恶魔吗?」
「啥————?你是什么意思?区区一个恶魔还敢教训我?哈哈哈,真是好笑。参加搞笑比赛应该会得奖吧。喂,听好了狗屎恶魔。你们恶魔不是以人类的欲望为食粮而活吗?会依赖恶魔就表示身为一个人已经完蛋了,没救了。所以我杀他是为他好。这是我的工作,我就是靠宰杀恶魔还有受恶魔迷惑的人类过活的。」
「就、就算是恶魔,也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啥~~?你说什么啊?恶魔都是屎,和屎没两样的存在喔?这是常识耶?你不知道吗?我看你从胎儿开始重新当起比较实在。啊、可是你看起来是人类转生的恶魔,也没什么胎儿了。不如我让你重新投胎!开玩笑的!很棒吧?很棒吧?」
神父从怀里拿出没有刀身的剑柄,还有一把手枪。
嗡。
空气振动的声音。
只有剑柄的武器伸出类似光束军刀的光之刀身。
那是什么?真的是○弹的光束军刀吗?
「你实在让我觉得很那个,可以砍你吗?可以开枪打你吗?OK是吧?收到。现在我就拿这把光之刀刺穿你的心脏,用这把帅气的手枪对你的脑袋来记必杀必中fall in love!」
哒!
神父朝我冲了过来!
光之刀身一记横扫。
呜哇!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脚上却传来一阵剧痛。
神父手上的手枪冒烟。我中枪了?
可是我没听见枪声。剎那之间,我的脚又是一阵剧痛。
「唔啊啊啊!」
我不住呻吟,当场跪下。这次是左脚的小腿肚中枪!
好痛!我记得这种痛楚!
「怎么样啊!驱魔师的特制驱魔弹!发射的可是光之子弹!当然不会有枪声。因为是光弹嘛。有种几近高潮的快感席卷你和我吧?」
是光的痛楚。没错。这是光的痛楚。
光对恶魔而言是毒。一旦中了疼痛就会窜遍全身。
「恶魔去死去死!恶魔去死!化为尘土、在空中飞舞吧!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愉悦!」
神父发出疯狂的笑声,准备给我最后一击。
「请住手!」
就在此时,响起一个我曾经听过的女声。
神父维持准备攻击我的姿势停下动作,只有视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我的视线也跟着看过去。
——
是我认识的人。
「爱西亚。」
没错,那名金发修女就站在那里。
「哎呀,这不是我的助手爱——西亚美眉吗?怎么啦?张设结界的工作结束了?」
「不、不要啊——————!」
爱西亚看见住在这里的人的遗体被钉在墙上,不由得放声尖叫。
「感谢你可爱的尖叫!对了,爱西亚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尸体吧。那么就请你好——好看,仔——细看。被恶魔小弟迷惑的废人死后就是这副德性喔——」
「……怎、怎么这样……」
爱西亚的视线突然看过来。她惊讶地瞪大双眼:
「……弗利德神父……那个人……」
爱西亚的视线正看着我。
「人?不不不,这个家伙是狗屎恶魔小弟。哈哈哈,你是不是搞错什么啊?」
「——一诚先生是……恶魔……?」
大概是这件事造成的冲击很大吧,她一时语塞。
「什么什么?你们认识啊?哇——喔。真是惊讶大革命。恶魔和修女的禁忌之恋?真的吗?真的吗?」
那个名叫弗利德的神父一副看笑话的模样来回看着我和爱西亚。
……真不想被她知道。
希望维持原样。希望她一直不知道真相。因为我也不打算再见到她。
真希望我在她心目中,只是个街上遇到的亲切高中男生。
该怎么说,真伤脑筋。命运真是令人厌恶。爱西亚的视线令我难受。
抱歉。生为恶魔真是抱歉。
「哈哈哈!恶魔和人类无法并存!尤其教会之人和恶魔更是天敌!而且我们还是被神遗弃的异端分子耶?我和爱西亚都是没有堕天使大人庇护就活不下去的半调子喔~?」
堕天使?
这是怎么回事?神父和修女不是在神之下工作的吗?
「算了算了,先别说这些。我没有把这个垃圾宰了就不算完成工作,所以三两下把他解决吧。准备OK了吗?」
神父再次用光剑指着我。
要是被那种东西在我胸口捅一下,应该会死吧……假使能活下来,八成也会像被钉在墙上的委托人一样被千刀万剐。
一想到这里,恐惧便占据我的身体。糟糕,在这样下去就糟了!
身体动弹不得,我就要这样被杀了!
这时金发少女介入我和神父之间。
她站在我身前,张开双手护着我。
神父见状,表情变得非常凶狠:
「……喂喂。真的假的——爱西亚美眉,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知道。弗利德神父,拜托你。请你饶过他。放他一条生路。」
——
这句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爱西亚?在袒护我?
「我受够了……说什么被恶魔迷惑就制裁他人、杀害恶魔,这种做法是错的!」
「啥————————————————!你耍什么笨啊,蠢货!恶魔和狗屎没两样,教会不是教过了吗——!你是不是脑袋长蛆了!」
弗利德的表情充满愤怒。
「恶魔之中也有好人!」
「才没有,白——————痴!」
「我、我之前也是这么想没错……可是一诚先生是好人。即使现在知道他是恶魔,这点依然不会改变!杀人是不被允许的事!这种事!这种事主不可能允许!」
看见尸体、知道我是恶魔,应该很震惊的爱西亚意志依然清楚,对神父说出想说的话。
这个女孩的精神力实在太强韧了。真是了不起。
啪!
「呀!」
那个混账神父,竟然用持枪的那只手朝爱西亚挥去。
「喂,爱西亚!」
爱西亚跌倒在地,我冲到被打飞的爱西亚身边。
……脸上瘀青了。混账,竟然真的打了。
「……堕天使大姐还千交代万交代叫我不准杀你,可是我现在有点火大到了极点耶。反正好像不要杀掉你就好,稍微做点类似强○的举动不知道行不行?我这么伤心不做到这种程度大概不会好吧。啊、在那之前还得先杀掉那边那个垃圾才行喔。」
神父再度将光剑指向我。
……我不能丢下爱西亚,自己逃跑。
这个家伙说出那么危险的发言,我怎么可能把她留在他身边!
有办法用神器战斗吗?连有什么效果都还不知道耶?
而且我还是最弱的「士兵」。胜算太小了。
可是我……
「眼前有保护我的女孩子,叫我怎么能逃。好,来吧!」
我面对神父摆出迎战的架式。
见到我这么做,神父开心地吹口哨:
「咦?咦?真的吗?真的吗?你要和我打?会死喔?会死得很痛苦喔?我可没打算让你死得太轻松喔?太好了太好了,来挑战能将肉切得多细的世界纪录吧!」
他说的话真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我要在这里完蛋了吗?
不过我可不能在爱西亚面前表现得太窝囊!
神父向我冲来——地板同时发出蓝白色的光芒。
「发生什么事了?」
光芒在有所疑问的神父脚边延伸,蓝色的光逐渐描绘出某个形状。
——是魔方阵。
而且是我看过的魔方阵。
是吉蒙里眷属的魔方阵!难、难道!
铮!
画在地板上的魔方阵开始发光。光芒之中接着出现几个我很熟悉的人。
不,是几个恶魔。
「兵藤同学,我们来帮你了。」
木场对我微笑。
「哎呀哎呀。情况好像很严重呢。」
「……神父。」
朱乃学姐和小猫!
没错,就是我的同伴。
呜——!竟然在碰上危机时赶来救我!
害我感动到快哭出来了!太棒了!原来真的会有这种事!
「呀喝!对恶魔旅行团先制攻击!」
神父毫不在意地砍过来。
铿锵!
金属声在房间内回荡。木场的剑接下神父的攻击。
「抱歉,他是我们的同伴!我们不能让你在这种地方干掉他!」
「喔——喔——!明明是恶魔还这么有同伴意识?恶魔战队魔鬼连者大集合?好耶。好热血。好萌!怎么了?现在是你攻他受吗?是这种配对吗?」
明明处于兵刃交锋的状况,神父依然吐出舌头,同时跟着摇头晃脑。
完全不把我们当成一回事!
木场也难得露出厌恶的表情。这也难怪,这个家伙的确很恶心。
「……好下流的发言。一点也不像神父……不对,就是因为不像,才会变成『离群驱魔师』吧。」
「对对对!我就是下流——!抱歉啦!谁叫我脱离教会了!被赶出来了!话说我觉得梵蒂冈去吃屎吧!只要心血来潮能够猎杀恶魔,我就已经很满足非常满足超级满足了!」
双方剑抵着剑,僵持不下。
木场表情平静,但是目光紧盯对手。
少年神父弗利德发出诡异的笑声,似乎相当享受现况。
「你是最棘手的类型呢。生命的意义只有猎杀恶魔……对我们而言最为有害。」
「啥————!轮不到恶魔大人说这种话吧——?我可是卯足全力拚命活在当下!你们这些粪虫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恶魔也有恶魔的规矩。」
朱乃学姐带着微笑开口,但是视线十分锐利。
她对弗利德投以敌意与战意。
「好耶,好热情的视线。这位大姐超棒的,我一直感觉到你想杀我的念头。这是爱意吗?不对吧。我觉得这是杀意!超棒!超棒的!杀意不管是施与受都一样让人受不了!」
「那么你就灰飞烟灭吧。」
飒然出现在我身旁的,是一名发色鲜红的少女——莉雅丝社长!
「一诚,真对不起。没想到会有『离群驱魔师』来找委托人,是我的失算。」
出声道歉的社长看见我的模样,眼睛瞇了起来:
「……一诚,你受伤了?」
「啊、不好意思……就、就是、中枪……」
我笑着开口,试图蒙混过去。
啊——之后又会被骂了。不好意思,是我太弱了,社长。
然而社长没有指责我,反而是以冷淡的表情面对神父:
「看来你相当照顾我的仆人嘛?」
说话的声音既低沉又恐怖。
呜喔。社长发飙了?为了我?
「是啊是啊,我超照顾他的。我本来打算把他身上每一吋肉一刀一刀割开,结果你们跑来碍事,全都化为泡影啦。」
砰!
神父身后,客厅里的家具被打飞了。
是社长。社长从手中发射魔力弹。
「我这个人呢,如果有人敢伤害我的仆人,就绝对不会原谅。尤其是被你这种下流至极的家伙伤害属于我的东西,更让我咽不下这口气。」
话中的魄力,几乎连空气都为之冻结。
杀气笼罩整个客厅。社长身边散发一阵一阵波动,应该是魔力的波动吧。
「社长!有好几个疑似堕天使的反应正在接近这里。再这样下去,战况对我们不利。」
朱乃学姐如此说道,好像感应到了什么。
堕天使正在接近?是那些黑色羽翼的家伙?
社长瞪了神父一眼:
「……朱乃,带着一诚回根据地。准备跳跃。」
「是。」
在社长的催促下,朱乃学姐开始咏唱不知名的咒语。
跳跃?我们要直接逃回社办吗?
我不经意地看向爱西亚——
「社长!也带她一起走吧!」
对社长说出这个要求。
「不行。只有恶魔能用魔方阵移动,而且只有我的眷属可以透过这个魔方阵跳跃。」
怎、怎么会……
我和爱西亚四目对望。她只是扬起嘴角笑了。
「爱西亚!」
「一诚先生。再会了,我们会再见面的。」
这是我们在现场最后的对话。
下一个瞬间,朱乃学姐的咏唱结束,地板上的魔方阵再次发出蓝光。
「想逃啊!」
神父挥剑砍过来,但是小猫轻松抓起大型沙发丢过去。
神父用光之剑扫开沙发之时,我们已经转移回到社办。
回到社办的我不记得第一次使用魔方阵跳跃的感想,只是想起爱西亚最后的笑容。
—○●○—
「驱魔师(exocrist)分成两种。」
我在社办一面接受脚伤的治疗,一面听社长说明。
「一种是由接受神的祝福之人担任的正规驱魔师。他们借用神或天使的力量消灭恶魔。然后还有另外一种——就是『离群驱魔师』。」
「离群?」
听我这么一问,社长点头回应。
又是「离群」啊?
「驱魔原本是奉神之名消灭恶魔的神圣仪式,但是偶尔会有驱魔师以杀害恶魔为乐。他们在打倒恶魔的行动中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和愉悦。这种人会遭到信奉神的教会驱逐,或是被视为有害分子、暗中加以处理,毫无例外。」
「处理……会被杀吗?」
「不过还是有人能够苟廷残喘下来。你觉得这种人会怎么做?很简单。就是成为堕天使的手下。」
「堕天使就是黑色羽翼吗?」
「没错。堕天使虽然遭到天堂驱逐,仍然拥有光之力——也就是消灭恶魔的力量。堕天使也在之前的战争中失去许多同伴和部下。所以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开始收集仆人。」
听到这里,我也搞懂了。
「也就是说想杀恶魔的驱魔师和觉得恶魔碍事的堕天使利害关系一致啰?」
「没错,『离群驱魔师』就是这么回事。猎杀恶魔成瘾的危险驱魔师在堕天使的庇护之下对恶魔和召唤恶魔的人类下手。刚才的少年神父就是这样,是隶属于背后有堕天使撑腰的组织的『离群驱魔师』。尽管不是正规驱魔师,还是一样危险至极。不,因为不受限制,甚至比一般的驱魔师还要危险许多。和这种人扯上关系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看来一诚之前去的地方不是属于神,而是堕天使占据的教堂。」
……我可以理解这有多不妙。
光是和刚才那个混账神父对峙就让我了解到他有多危险。
他相当邪恶。对于战斗,对于杀害恶魔,他完全只感觉到喜悦。
一想到还有很多和那个混账神父一样的人,就知道插手管堕天使阵营的事情有多危险。
这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可是,可是!
我对社长说道:
「社长,我想救那个叫爱西亚的女孩!」
「办不到。要怎么救?你是恶魔,她是堕天使的仆人,两者无法和平共存。你想救她,就意味着要与堕天使为敌……到时候连我们也不得不战斗。」
「…………」
我无言以对。如果我任性妄为,会给社长他们添麻烦。
天秤上一边是爱西亚,一边是社长等人。
可是我找不到答案。我不知道哪边比较重要。
比较重要的是……是……
无法回答的自己有多么悲惨、多么渺小,这时我才深刻体会这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连一个女孩子都救不了。
我太弱了。
—○●○—
「唉……」
中午时分。
我请了假,坐在儿童公园的长椅上用力叹气。
之前神父射击的枪伤意外严重,我的脚还没完全康复。
跟据社长的说法「大概是赐予神父力量的堕天使光力相当强」的关系,对于我们「视光为毒」的恶魔来说相当棘手。
脚伤成这样大概也没办法进行恶魔的工作,所以社长下令要我休息。
学校那边社长应该已经交代过了。毕竟社长是暗中操控学园的人。
我的肚子在叫。这么说来,我从早上就没吃任何东西。
因为我一直在思考爱西亚,还有我的恶魔人生。
该怎么救爱西亚?不对,最根本的问题是爱西亚对自己的现状是否真的感到忧心?
我不知道。
可是跟着那个打过自己的疯狂神父,也没办法专心工作吧。我自己擅自这么解释。
嗯——
可是我如果凭自己的判断行动,又会对社长他们造成很大的麻烦。
……真想变强。
这个念头占据我心里最大的部分。
不够强就无法实现的事太多了。这是我在时日尚浅的恶魔人生感触最深的一件事。
看来在我未来要走的道路,不会两招实在无法前进。
在那之后,我已经可以在需要时叫出神器,可是它到现在还是不曾发动,仍然无用武之地。应该说老是想依靠神器才成不了大器吧。
好。养好伤之后,我要锻炼身体!然后也要请社长和朱乃学姐教我如何使用魔力。
……虽然不甘心,不过也向木场请教剑术好了。
总之我找到了目标。
我要变得比那个混账神父还强。不,至少要强到遇见堕天使也能逃走的程度。
我虽然是「士兵」,只要肯努力应该也能有所成就。希望如此。
嗯,有了新的目标,找个地方买午餐就回家吧!
正当我拖着懒散的身体从长椅起身时,一抹金色映入我的眼帘。
心里一惊的我转过头,便看见一名眼熟的金发少女站在那里。
对方也发现我了。双方都因为这次相遇厌到惊讶。
「……爱西亚?」
「……一诚先生?」
—○●○—
「啊呜呜……」
真是奇妙的画面。
修女站在快餐店的柜台不知所措。
「请、请问要点什么……」
店员也一样不知所措。
午餐时间,我带着爱西亚来到闹区的快餐店。
爱西亚看起来好像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店,点个餐都会让她吃足苦头。
我原本说要帮她,但她挺头挺胸扬言「没问题。我自己一个人也办得到。」所以我只是在一旁看着……
但是仔细想想,话说回来,你不是连日文都不会吗?
终于看不下去的我从旁伸出援手:
「不好意思。她和我一样。」
「好的。」
店员也依照我的意思点餐。
爱西亚的表情显示似乎受到一点打击。
「啊呜呜,真丢脸。竟然连个汉堡都买不到……」
「没、没关系,先从语言开始习惯吧。」
我鼓励心情低落的她,接着各自端着汉堡套餐朝空位走去。
在店里移动时,每个男性顾客的眼睛都紧盯着爱西亚。
一方面是因为修女不常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的可爱引入瞩目。
只要是男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我们面对面坐下,然而爱西亚只是一直盯着汉堡,一点也没有开动的意思。
难道她不知道怎么吃吗?
喔喔,好老套的发展。
「公主,这要稍微打开包装纸,然后一鼓作气大口咬下。」
我一面苦笑,一面示范吃法。
「原、原来可以这样吃东西!太、太惊人了!」
……好新鲜的反应。爱西亚真是太可爱了。
「薯条也是像这样用手拿起来吃。」
「什么!」
爱西亚看着我吃薯条,似乎厌到很有兴趣。
「不要只是看,爱西亚也吃吧。」
「好、好的。」
她咬了一小口汉堡。
接着开始咀嚼。
「好、好好吃!汉堡原来这么好吃!」
眼睛闪闪发亮。她平常都吃些什么东西啊?
「你没吃过汉堡?」
「是的。我常在电视上看到汉堡,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吃到。好感动!好好吃!」
「哎呀呀。那么你平常都吃什么?」
「主要是面包和汤。也有蔬菜和意大利面之类的料理。」
感觉好简朴。教会都是这样吗?
「这样啊这样啊。那就趁现在好——好品尝吧。」
「好的。我会仔细品味。」
爱西亚一口接着一口吃了起来,看起来吃得津津有味。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公园?
虽然她说是利用休息时间出来散心,可是那个时候,我怎么看都觉得她边走似乎边在害怕什么。
不过在看见我的瞬间,她便松了口气,看起来放心多了。
我很想问她,却担心这样太不识趣。或许等她自己说会比较好吧。
我随时都愿意帮她。
但是考虑到社长等人,我又不能轻易问她在烦恼什么。
内心为之纠结。
而且看她吃汉堡吃得这么开心的样子,又不忍心现在询问,害她心情变得忧郁。
嗯,没错。今天就这么办吧。
我在心中得到结论。
「爱西亚。」
「是、是。」
「今天我们要好好地玩。」
「咦?」
「接下来去游乐场。」
「山路最速传说一诚!」
轰————!
踩下油门,在弯道迅速换档!
然后一口气超越对手!
「好快!速度好快,一诚先生!」
哼哼哼,看到了吧爱西亚?见识一下我的方向盘神技吧!
如此这般,我带着爱西亚来到游乐场玩赛车游戏。
别看我这样,在加入神秘学研究社之前可是回家社。
我和松田和元滨,三个人跑遍附近的游乐场。
管他是赛车游戏还是什么游戏,都包在我身上!
『WIN!』
画面显示的文字宣告我的胜利。
啊啊、又刷新世界纪录了……我就像这样陶醉在自己的技术之中。
突然发现爱西亚从我的视线范围小时。我四处张望,看见她站在夹娃娃机前面。
「怎么了?」
「啊呜!没、没有……没、没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她试图掩饰什么。
「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我看向夹娃娃机,里面放的是超人气卡通人物「莱丘」的娃娃。有着以老鼠为原型的可爱造型。
这么说来,它是个发源自日本、红遍世界各地的角色。
所以爱西亚也知道啰。
「爱西亚,你喜欢莱丘吗?」
「咦!没、没有、我、那个……」
满脸通红的爱西亚低下头,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好。我夹给你!」
「咦!可、可是!」
「别可是了,我夹得到。」
事不宜迟。我立刻投下零钱,开始移动夹子。
别看我这样,夹娃娃机我也还算拿手喔?
尽管如此,我却陷入一番苦战。
第一次我把娃娃夹到比较好夹的地方,第二次则是完全落空。
第三、第四次也都没夹起来,正当爱西亚感到不安时,第五次终于让娃娃掉进取物口!
「好耶!」
我忍不住摆出胜利姿势,然后从取物口拿出夹到的莱丘娃娃交给爱西亚:
「拿去吧,爱西亚。」
爱西亚接过娃娃,满心欢喜地将娃娃抱在胸前:
「谢谢你,一诚先生。我会珍惜这个娃娃的。」
「喂喂,不过是个娃娃,想要我可以再夹给你。」
尽管我这么说,她还是摇摇头:
「不,今天你送的这只莱丘是今天的邂逅带来的珍贵礼物。为了纪念唯有今天的邂逅,我想好好珍惜这个娃娃。」
……这番话听起来挺难为情的。
可是从她口中说出来,倒是很适合。
这样也好!
「好!还没玩过瘾呢!爱西亚,我们今天要玩一整天!跟我来!」
「好、好!」
我牵着爱西亚的手,往游乐场里面走去。
—○●○—
「啊——玩过头了。」
「是、是啊……我有点累了……」
我们两人一面苦笑,一面定在人行道上。
时间已经来到黄昏。
哈哈哈,我竟然没去上学,尽情玩了一整天。
没碰上警察算我们走运吧。要是碰到肯定会马上被带去辅导。
其实玩到现在还满累的。我和爱西亚都是。
可是带着她到游乐场等地到处乱逛,每到一家店,她的反应都很新鲜,我在一旁怎么也看不腻。
只是我总觉得之前为了和夕麻约会,储备的各种知识好像在今天充分发挥作用。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真是世事难料。
「唉呀呀。」
我突然觉得脚伤有些许不适,差点跌倒。
「痛痛痛。」
同时也窜过一阵轻微的痛感。
是上次的伤。那个混账神父造成的枪伤,伤口到了现在还会刺痛。
看来要痊愈还得等上一阵子。
「……一诚先生,你受伤了?该不会是之前的……」
爱西亚的表情变得黯淡。
这让我觉得自己做错事了。难得刚度过那么快乐的时光,却害她想起不愉快的事。
但是爱西亚就地蹲下,想查看我的伤势:
「可以请你把裤管拉起来吗?」
「喔、好啊。」
我拉起裤管,露出左脚的小腿肚。上面还留着枪伤。
爱西亚将手掌放在伤口上。
一阵温暖、轻柔的光芒照亮我的小腿肚。
那阵光真的很温暖。是绿色的光。颜色和爱西亚的眼睛一样漂亮。
感觉光芒之中蕴含她的温柔。
「感觉怎么样?」
爱西亚的柔和光芒消失之后,她要我动一动脚。
我轻轻动了几下。
喔。喔喔。这个厉害!
「爱西亚,你真了不起!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也完全不会痛!」
我夸张地原地跑步。
爱西亚见状,也笑得很开心。
「爱西亚真厉害。治愈之力太厉害了。这……应该是神器吧?」
「是的。没错。」
果然是吗?
「其实我也有神器。虽然目前还没派上什么用场就是了。」
听到我如此表明,爱西亚瞪大眼睛:
「一诚先生也有神器?我完全没发现。」
「哈哈哈,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相较之下,爱西亚的力量实在太厉害了。除了人类和动物以外,连身为恶魔的我都能治好耶。」
爱西亚露出复杂的表情,微微低下头。
过了不久,她的脸颊出现泪痕。
而且泪水不只一滴,而是接二连三缓缓落下。
她当场呜咽起来。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带着爱西亚找个地方坐。
找到一处行道树下的长椅,我和爱西亚一起坐下。
她就在这里对我娓娓道来,关于被奉为「圣女」的少女最后的下场。
少女出生在欧洲的某个地方,一生下来就被双亲遗弃。
被丢在教堂兼孤儿院的少女,和其他孤儿一起在修女的养育下成长。
少女从小便信仰虔诚。在她八岁时,一股力量寄宿在她身上。
她用神奇的力量治疗受伤的小狗,正巧被天主教会的关系人士看见。
从此之后,少女的人生跟着改变。
少女被带到天主教会的总部,以拥有治愈之力的「圣女」之姿被拱上台面。
教会让她治疗来访的信徒身上的不适,称之为保佑。
一传十、十传百,少女成为受到众多信徒崇拜的「圣女」。
少女自己的意志受到忽略。
她对自己的待遇没有不满。教会的相关人士对她很好,她也不讨厌治疗伤者。
甚至为自己的力量派得上用场感到高兴。
少女感谢神赐予自己这样的力量。
但是她觉得有些寂寞。
因为少女没有任何一个要好的朋友。
每个人都对她很好,都很爱护她。但是没有任何人愿意当她的朋友。
她知道。
那些人在背地里,都是以看待异种的态度看待她的力量。
彷佛她不是人类,而是「能够治疗人类的生物」。
转机在某一天造访。
少女恰巧治疗了出现在她附近的恶魔。
少女无法放任受伤的恶魔不管。
尽管是恶魔,既然受伤,就应该要治疗。
大概是与生俱来的温柔个性使然。
这件事让少女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一名教会关系人士偶然看见她的行动,于是向教会报告。
教会的司铎因而感到惊讶。
「那是能够治疗恶魔的力量?」
「怎么可能有这种荒唐事!」
「治愈之力应该只对受主保佑者有效!」
没错,世界各地都曾出现拥有治愈之力的人。
但是能够治愈恶魔的力量,实在超乎常理。因为治愈之力对恶魔和堕天使无效,这在教会内部被认为是常识。
过去似乎也曾出现这样的例子。
连不受主保佑的恶魔还有堕天使都能够治疗的力量。然而这种力量被视为「魔女」之力而受到教会畏惧。
于是教会的司铎们开始视少女为异端。
「你这个能够治疗恶魔的魔女!」
原本被奉为圣女的少女,只是因为能够治疗恶魔便被视为「魔女」,受到天主教会畏惧,进而鄙弃。
在少女无处可去时,一个位于远东的「离群驱魔师」组织收留了她。
也就是说,她被迫转受堕天使保佑。
少女从来不曾忘记向神祷告,也未曾忘记感谢。
尽管如此,少女却遭到遗弃。
神没有拯救她。
最大的打击是教会里没有一个人袒护她。
没有任何人站在少女这边。
「……一定是我祷告得不够。因为我有点少根筋,就连买个汉堡都没有办法一个人做到,真是个笨蛋。」
少女——爱西亚一面笑,一面擦眼泪。
我顿时无话可说。
听完她无法想象的过去,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才好。
她是拥有治愈之力的神器持有者,力量强大到连恶魔的伤都能治疗,就像刚才一样。
「这也是主给我的考验。因为我是个不成气候的修女,弛才会要我多加磨练。现在应该要忍耐。」
爱西亚一边笑着,一边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说道。
够了,你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我想总有一天我也会交到很多朋友。其实我有个梦想,我想和朋友一起去买花、一起买书……一起聊天……」
她热泪盈眶。
我快要看不下去了。她一定一直在忍耐吧。
一直将自己的意志藏在心灵深处,等待神的保佑。
喂。
喂、神!
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拯救这个女孩!
她比任何人还要乞求你的救赎不是吗!她比任何人还要崇敬你不是吗!
你在搞什么!为什么没为她做任何事!
我和你一点都不熟,也不曾信奉过祢。现在还是个恶魔。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觉得关心她一下不为过吧?连我这样的恶魔都办得到了!
神器不是你给她的吗?
哪有这样的!哪有这种事!
好,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我知道要怎么办了!等着瞧吧,神!
我拉起她的手,直视她带泪的眼睛开口:
「爱西亚,我来当你的朋友。不,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听我这么说,爱西亚愣了一下。
「虽、虽然我是恶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爱西亚的命,也不会跟你要什么代价!不用顾虑什么,想玩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啊、我把手机号码给你好了。」
我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今天我和爱西亚玩了一整天不是吗?有说有笑一整天不是吗?既然这样,我和爱西亚就是朋友!这和是恶魔还是人类,还有神都没有任何关系!我和爱西亚是朋友!」
「……这是恶魔的契约吗?」
「当然不是!我和爱西亚是真正的朋友!不用管其他莫名其妙的事!那些都无所谓!想聊天时我们就聊天、想出去玩时我们就一起出去玩。对了,我也可以陪你去买东西!想买书买花都好,要陪你几次都可以!好不好?」
自己都觉得很不会说话。既不动听也谈不上有气氛。如果是木场,遇到这种时候应该会说出什么帅气的发言吧。
但是爱西亚用手捣着嘴巴,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不过这次不是伤心的眼泪。
「……一诚先生。我是个不谙世事的人。」
「之后多和我上街逛逛就好!到处增长见闻,这根本不算问题。」
「……我不会说日文,也不懂日本文化喔?」
「我教你!教到你连谚语都会说!交给我吧!不然我们逛遍日本的文化遗产好了!武士!寿司、艺妓!」
「……我也不知道要和朋友聊些什么。」
我用力握住爱西亚的手:
「今天一整天,我们不是聊得很顺利吗?这样就可以了。你已经和朋友聊过天啦。」
「……你愿意当我的朋友吗?」
「是啊,今后也请多多指教,爱西亚。」
听到这句话,又哭又笑的她点头了。
好,这样就OK了。
我和爱西亚是朋友!只是场面也搞得太夸张了。
之后我如果在睡前回想起这个场面,一定会难为情到在床上打滚吧。
即使这样也无所谓。
只要能让爱西亚露出笑容就可以了。
过去的事情一定让她很痛苦。我或许无法完全了解那到底有多痛苦。
可是我相信自己可以在未来让她开心!
恶魔和修女交朋友又如何?一开始我还觉得这种关系不行,现在已经不在乎那点小事。
我以后一定还要以朋友的身分继续和她见面。没有任何人可以妨碍我。
我要保护爱西亚!
「不可能的。」
像是在否定我心里的想法,有个第三者的声音传进耳中。
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顿时为之语塞。
因为那是我很熟悉的脸孔。
润泽的黑发,纤细的身形。
天野夕麻就在那里。
「夕、夕麻……?」
听见我惊讶的声音,她发出似乎厌到很奇怪的笑声:
「哎呀,你还活着啊。而且还变成恶魔了?不会吧,真是烂透了。」
她的声音不像以前那样可爱,反而给人成熟又妖艳的气息。
「……雷娜蕾大人……」
爱西亚如此称呼夕麻。
雷娜蕾?啊啊,这样啊。我都忘了。
天野夕麻是堕天使。的确有这么回事,我一瞬间忘记这件事。
原来如此,堕天使雷娜蕾。这才是她真正的名字。
「……堕天使小姐有什么事吗?」
听到我开口,她便出声嘲笑:
「麻烦肮脏的下级恶魔不要随便跟我说话。」
堕天使以鄙夷的眼神斜眼看着我,像是在看什么打从心底觉得肮脏的东西。
「那个人,爱西亚是属于我们的东西。可以还给我吗?爱西亚,你想逃跑也没用。」
逃跑?什么意思?
「……我不要。我不想回那个教堂。不想回杀人的地方……而且你们还想把我……」
爱西亚的回答明显带着厌恶。
发生什么事了?她在那个教堂怎么了?
「别说那种话了,爱西亚。我们的计划不能没有你的神器。吶,和我一起回去吧?我可是找你找了很久喔?别再给我添麻烦了。」
雷娜蕾渐渐逼近。
爱西亚躲到我背后。她的身体因恐惧而发抖。
我护着她,挺身向前:
「等一下。她都说不要了不是吗?夕、不对,雷娜蕾小姐。你带她回去想做什么?」
「下级恶魔,不准叫我的名字。简直是玷一污我的名字。我们之间的事和你无关,你再不快点滚回主人身边,可是会死喔?」
雷娜蕾在手上聚集光芒。
是长枪吗?
我曾经被她的长枪杀死一次。
在那之前,我要先下手为强!
「sa、sacred gear!」
我对天大喊,光芒包覆住左手,形成赭红色手甲。
好!成功!
没有枉费我偷偷练习了那么久,发动神器(sacred gear)可以不用像之前那样摆架式了!看见我的神器(sacred gear),雷娜蕾先是愣了一下,立刻放声大笑:
「我的上级说你的神器(sacred gear)很危险,还下令要我收拾你,现在看来似乎是他们的判断出错了!」
堕天使满心嘲弄地笑着。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
「你拥有的是极为普遍的神器(sacred gear),名字叫『龙手』(twice critical)。能够将持有者的力量在一定时间里提升为两倍。不过即使你的力量变成两倍也没什么好怕。真是个和下级恶魔颇为相称的货色啊。」
将持有者的力量提升为两倍?那就是我的神器(sacred gear)的能力吗?
而且是极为普遍……
不过现在光是这样就够了。
我要设法击退雷娜蕾,带着爱西亚逃到别的地方!
可是要逃到哪里?学校?
不行。会给社长他们添麻烦。
我家?要怎么向家人说明?
……该死。身为朋友,我却连该带爱西亚逃去哪里都不知道!
啊——!这种小事等一下再想!首先该做的是打倒眼前的堕天使!
该死!和前女友大打出手实在太糟了!
为什么我老是碰上这种麻烦!
「神器!快发动!你可以将我的力量加倍对吧?快发动给我看!」
手背部分的宝玉随着我的话发出光芒,同时传出语音。
『Boost!!』
瞬间有股力量流进我的体内。
这就是力量加倍的感觉吗!
好!这样——
嘶。
钝重的声音响起。有什么东西插在我肚子上。
是光之长枪。我又被刺了。
「即使力量加倍,还是连我刻意压低威力丢出去的长枪都挡不住啊。你的力量只有一即使加倍变成二,还是弥补不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懂了吗,下级恶魔?」
我应声倒地。
惨了。光有毒,对恶魔而言是毒药。而且还是腹部,这下子——
我原本已经准备好迎接剧痛与死亡,却迟迟没感觉到痛楚窜过全身。
因为一阵绿色的光芒包围我的身体。
仔细一看,是爱西亚在治疗我。她伸手抵在我的肚子,正在治愈我的伤口。
光之长枪慢慢越变越小,逐渐消失。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反而感觉得到爱西亚的体温。
「爱西亚,如果想要我饶那个恶魔一命,就和我一起回去。我们的计划不能没有你的神器。你的力量『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和那位下级恶魔的神器不同,相当稀少。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只好杀掉那个恶魔。」
雷娜蕾冷酷地提出条件。
拿我当人质啊!休想得逞!
「少、少啰嗦!谁、谁要听你的——」
「我知道了。」
爱西亚打断我的话,接受堕天使的条件。
「爱西亚!」
「一诚先生。谢谢你今天陪我玩了一整天,我真的很开心。」
她笑容满面。我腹部的伤口完全愈合了。
确认我的伤口无碍之后,爱西亚走向雷娜蕾。
「真是乖孩子,爱西亚。这就对了。放心吧。经过今天的仪式,你的苦恼就会消失。」
雷娜蕾露出讨厌的笑容。
该死!她和我认识的夕麻像雕像,却又截然不同!
话说仪式又是什么!怎么听都不吉利到了极点!
我对爱西亚大喊:
「爱西亚!等等!我们是朋友吧!」
「是的。真的非常感谢你愿意和我这种人当朋友。」
我发誓过要保护爱西亚的。
「爱西亚,我、我!」
爱西亚回过头,依然是笑容满面。
她的笑容让我不禁看得出神。
「再见了。」
这是她道别的话语。
雷娜蕾的黑色羽翼包住爱西亚的身体:
「下级恶魔,是她让你捡回一条命。如果下次再妨碍我,到时候我真的会杀了你。再见了,一诚同学。」
讪笑的堕天使抱着爱西亚飞到空中。
随即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原地只留下黑色羽毛和我,以及掉在路上的莱丘娃娃。
——我什么也办不到.
还说什么「我要保护爱西亚」。
我跪在地上,一拳又一拳捶打柏油路面。
咬牙切齿的我流下悔恨的眼泪。
该死。该死。
该死————————————————!
「爱西亚……」
我呼叫消失在空中的朋友名字。
没有人回答。
「爱西亚————!」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诅咒自己的无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