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一卷 旧校舍的恶魔
  5. Life.0
  6. 繁体版

Life.0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千木咲音、镜hinata@SOSG论坛
和那个人的发色一样——
看着沾满鲜血的手掌,我如此心想。
红色——比自然的莓金色更加艳丽的鲜红发色。
没错,那个人的美丽鲜红长发,就和我手上的鲜血同样颜色。
----------
兵藤一诚——这是我的名字。「一诚、一诚。」父母与学校的人都是这样叫我。
目前是个高二生,正值歌颂青春的年纪。
偶尔会听见不认识的学生说:「那个家伙就是一诚吧?」真不知道我的名字是有多么家喻户晓。
其实我是风云人物?
不,没有这回事。毕竟我涉嫌偷窥女子剑道社的社办,成了恶名昭彰的色狼。
竟然怀疑我偷窥女子社团的社办。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我……
对不起,我的确在现场。就是女子剑道社隔壁的仓库。我原本是打算从仓库墙上的小洞偷窥没错。
可是我没有偷窥。谁叫松田和元滨一直不肯让出偷窥孔,那些家伙真是……
光是听到那两个笨蛋兴奋地说些「呜喔喔喔!村山的胸部果然很大。」、「喔——片濑的腿超美的。」之类的话,我就快要不行了。
我也很想看啊!可是因为有人似乎打算进来仓库,我们只好赶紧逃跑。
就在我每天投注热情在这种色色的事时,幸福突然降临到我身上。
「请你和我交往。」
有女生向我告白!
真是青春啊。
对没有女朋友的我而言,那就像一阵风——一阵名为青春的酸甜之风……
我人生之中第一个女朋友——名叫天野夕麻。是个拥有一头润泽黑发的纤瘦女生。
她真的好可爱,我一见到她就对她一见钟情。
眼前出现一名超级美少女,又对我说「兵藤同学!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任谁都会立刻答应吧?
对于一个没女友期=年龄的男人来说,这真是再梦幻也不过的状况。跟别人说了就算得到「你是在说哪个恋爱游戏的情节?」反应也不奇怪,但是真的发生了!
奇迹真的发生了!有人对我告白!还是美少女!
我原本也以为这是不是什么整人企划,还再三怀疑她是否带了人等在后面,准备见证惩罚游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直到那一天的那一刻,我都是个以为自己天生不受惹人爱之星眷顾的少年。
从那天开始,我有了女朋友。层次整个不一样了。该怎么说,感觉心情十分轻松。在学校的走廊上和其他男同学擦身而过时,我都想对他们说……
我赢了!
想到我的两个朋友松田和元滨都没有女朋友,不禁为他们感到可怜。我的心境就是变得如此宽阔。
接着是我们交往之后的第一次约会。
终于来到我老早拟定的约会计划付诸实行的时候了。
哼哼哼,我昨天晚上刷了好几次牙,找不到任何牙垢。
我还买了新内裤。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就是这样,我带着满满的处男心态迎接今天的约会。
确实遵守约定的时间。毕竟我在夕麻出现前三个小时就抵达现场,经过我面前的眼镜娘都有一百个了!
不过在我等待之时,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发给我一张诡异的传单。
是张神秘的传单,上面写着「实现你的愿望!」还画有诡异的魔方阵。
……我很想丢掉,但是现在又不方便丢,只好先塞进口袋里。
见到夕麻来了,我对她说声:
「没有,我也是刚到。」
成功,应该说是终于说出口了。我一直想说这句话!
接着我们手牵手迈开脚步。可以和美少女牵着手悠闲约会,真是太感动了!
感动到眼睛快要流出温热的液体。
别着急。现在还不是慌张的时候。
之后我们逛了服饰店、看看装饰房间的小饰品等等,尽情享受这次约会。
毕竟还是高中生,午餐只是到家庭餐厅吃饭,但是夕麻点了巧克力百汇,似乎吃得很开心。光是看着这副模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深刻体会到:啊——这就是年轻人的约会啊。我确实感觉到自己现在真正活着。
妈妈,谢谢你生下我。爸爸,我原本以为自己没办法将爸爸的基因流传下去,不过看起来不需要担心了。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时,时间已经来到傍晚了,各位观众!
约会的高潮即将来临!
亲吻?回家前来个吻别?我在脑中像个傻子般亢奋不已!
说不定还可以更进一步!
身为一个正值性欲旺盛期的高中男生当然会这么想。
傍晚的公园。
这个与市区有点距离的公园渺无人烟,除了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也因此让我色色的妄想更进一步升温。
早知道就应该多调查教导成人知识的书才对!
夕麻不知何时放开我的手,走到喷水池前面。
「今天玩得很开心。」
以喷水池为背景露出微笑。
呜——!怎么会这么可爱。可恶,背景的夕阳衬托得太完美了。
「吶,一诚。」
「什么事,夕麻?」
「为了纪念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吗?」
来了。出现了!
这就表示要那个吧!只有那个的可能吧!
嘴巴的味道!没问题!心理准备!嗯——!心脏跳得超快的——!
「你、你想拜托我、什、什么事?」
啊啊啊啊啊。声音忍不住往上扬。被她发现我愚蠢的妄想怎么办!
都走到这一步了,我竟然犯下最糟糕的失误……
然而夕麻只是对着我微笑。
然后清楚地对我说道:
「可以请你去死吗?」
……咦?什么?
「……咦?你是说……奇怪,抱歉,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我的耳朵好像怪怪的。」
听错了。
我心里这么想。一定是这样没错。所以我才会反问。
可是——
「可以请你去死吗?」
她又一次清楚地笑着开口。
让人不明就里的发言。我不由得苦笑,正打算回她一句「这个玩笑有点过分喔,夕麻。」之时——
啪。
夕麻背上长出黑色的羽翼。
羽翼拍了几下,几根黑色的羽毛随之飞舞,落在我脚边。
那是怎么回事?
咦?夕麻的确是像天使一样可爱没错……
天使?不,怎么可能。
这是某种特效吧?
美丽的她以黄昏为背景拍打黑色的羽翼,的确是相当梦幻的场景。
只是我怎么可能相信会有这种现象。
她的双眼从之前的可爱,变成冰冷、恐怖的眼神。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过得很开心。感觉就像陪青涩的小孩子玩扮家家酒。」
夕麻的声音听起来极度冰冷。成熟又妖艳,嘴角还挂着冷笑。
嗡。
一个比游戏的声效还要沉重的声音震荡空气。
随着近乎耳鸣的声音响起,夕麻手上出现什么东西。
状似长枪的东西。
好像在发光?感觉像是由光聚集而成……话说那根本就是长枪。
咻。
风切声。随后响起一个沉闷的声响。
咚!
好像有东西碰上我的腹部——脑袋才刚这么想,原本在夕麻手上的光之长枪已经贯穿我的肚子。
原来是她对我掷出长枪……
不对、应该说,为什么?
我想把长枪拔出来,但是长枪突然消失。
只留下贯穿肚子的洞。血。血。血。汩汩喷出。
脑袋晕眩,视线模糊。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已经站不住脚,倒在地上。
喀、喀——脚步声朝我接近。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进我耳中。是夕麻。
「抱歉啰。你对我们而言是个危险因子,必须趁早收拾才行。要恨就恨让神器寄宿在你身上的神吧。」
神……什么……?
倒在地上的我无法追问。她没有多作停留,脚步声逐渐远去。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贯穿肚子的洞,这算是重伤吧,虽然我感觉不到痛楚。
不过我清楚理解到情况不妙。我的意识正在急速消逝。
如果就此像睡着一样失去意识,应该会很舒服吧。不过这么一来我绝对会死。
真的假的……我才高二就要死了?
我的人生连一半都还不到耶!
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公园,被女朋友拿长枪捅了一下就此挂点一点也不好笑!
唔……在我想着这些的同时,意识也逐渐模糊……
感觉我体内有很多东西都在消失……
唉,明天学校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松田和元滨会不会吓到?会不会哭啊?应该不会吧,那两个家伙……
老妈、老爸……我都没有好好孝顺你们……
话说回来……死后藏在房间各个角落的色情书刊会被翻出来,感觉很差……
……只是都快死了,我还在想这种不正经的事……
手……还能动……
伸手在肚子上摸了一下,然后移到自己面前。
红……好红啊,我的血。整个手掌一片鲜红,这都是我的血。
这时我想起一件事。
在临终之际,我想起一名女孩。
是名红发美女。每次在学校看见她,那头红发都深深映在我的眼中。
……既然要死,应该死在那种美少女的怀中才对——我不禁如此心想……
明明有夕麻这个女朋友还这么想,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太花心了。不对,杀我的人好像就是夕麻……
……不过既然要死,真希望能摸过夕麻的胸部再死啊……
哈哈、都快死了,我的情色妄想还是停不下来……
唉,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最后一刻终于来临了吗……
该死,真是肤浅的人生……
……如果能够投胎转世,我……
「召唤我的人就是你吧。」
突然之间,有个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对着我开口。
大概是视线太过模糊,我连对方的长相都看不出来。
「你好像快死了。伤势……哎呀,这个有意思。原来是你……太有意思了。」
那个人发出很有兴趣的笑声。
……什么事这么有意思……?
「既然都要死了,不如让我救你一命,为我而活吧。」
在意识消失之前,我的眼睛看到鲜艳的红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