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棺姬嘉依卡(棺姬柴卡)
  4. 第一卷
  5. 序章 战乱期结束 THE END OF WAR-TORN
  6. 繁体版

序章 战乱期结束 THE END OF WAR-TORN
2017-06-23 14:12:36

		

台版 转自 夜@轻之国度
理所当然地过着安稳的每一天——但在那一天,那样的日子突然结束了。
也许从很久以前就已有征兆。
然而她实在是太过年幼,以致完全不知王国与周边诸国的情势……一切就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开始、然后结束。当得知突如其来爆发的事态时,她所能够做的,唯有愕然伫立而已。
不明的咆哮声。
不明的啼哭声。
不明的惨叫声。
重重无数的声音演奏着灭亡的歌曲。
那是悲鸣、怒号、惨叫……以及其他各种声音和轰隆作响的火焰、狂风融合在一起的旋律,很难去一一听出里面究竟夹杂了什么声音。总而言之,那是一个国家在步上灭亡时,临终挣扎着所发出来的痛苦呻吟。
“——公主殿下!”
窗外出现了一个奇特的东西。
遥远的彼方,有个巨大的东西飘浮在半空中。
虽然她无法判别那东西有多远,但那东西真的大得吓人。和眼前飞来飞去的天龙骑兵相比之下,那东西的大小应该跟城堡——喔不,至少跟一座山一样巨大吧。
但它居然飘浮在半空中。
没有任何东西支撑着、没有任何东西悬吊着,就像一朵云一样飘浮在半空中。
虽然知道魔法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但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猛然一看会觉得那是一根直立的圆筒,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其实可以看出它很像某种立像。仿佛祈祷中的少女立像、又仿佛一座双手交叠于胸前的人形立像。
飞翔在天空中的巨大立像。
那是———
“——公主殿下!”
——她花了一些时间,才恍然明白那是敌军的要塞。
“…………”
好可怕。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她逃避似地调开视线,转往下方看去。
然而,下方其实也……下方也早已是一片人间炼狱。
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敌兵——全部都是敌兵。
映入眼帘的,满满全是敌兵。
数也数不清的兵士们气势汹汹地蜂拥杀来。
她看到这些兵士们持着盾、挥舞着武器,以一种击倒对手、杀光敌人的猛烈气势杀将过来。她亲眼看到了。
“您在哪儿?公主殿下!”
这情况,连她这种不懂战略、不懂战术的小女生也能够断定——
这根本赢不了。根本就毫无胜算。
“公主殿下……!”
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老女官,急得仿佛要破门而入似地,匆匆忙忙地撞了进来。
“啊啊,公主殿下……您竟在这种地方!”
脸孔因恐惧与焦躁而扭曲变形的女官惊叫道。
披头乱发、衣衫凌乱,一身打扮狼狈不堪。平常总坚持“宫廷女官要以品格为首要”的主张此刻简直就像谎言。这名女官应该是刚刚在哪儿跌倒了吧,脸颊上有一些擦伤还渗出了血。
“请往这儿……快!”
“……”
她由着女官拉着她的手,往城堡内前进。
平常见惯的景色,如今已面目全非。
触目一片绯红。
那是火焰熊熊燃烧的颜色、鲜血飞溅的颜色——往常早已看腻的城内情景,四处都染上了灭亡的色彩。高挂的国旗、或是装饰的图画都在疯狂燃烧着,火星儿劈哩啪啦迸出。只有地上的绒毯没被延烧到,应该是因为吸了太多鲜血的关系吧。
成堆的尸体多到都把地板给掩埋住了。
敌方、己方的尸体多到无以计数,而且是真的没办法去计算。因为既无法分辨其中到底有几个人、且又有和人类尸体明显不同的东西混在里头。
貌似遭到斩杀的尸体为最多,但其中也有些尸体是整个烧得焦黑、或是像糖果遇热时一样整个溶化掉了。她完全无法想像,那究竟是用怎样的方法杀死的。
有男人的尸体、也有女人的尸体。
有小孩的骨骸、也有老人的骨骸。
在那理,她亲眼目睹了每一种死亡。
行经那些——
“没事了,公主殿下。没事了。”
女官仿佛在安慰她自己似地喃喃说道,同时从尸体之间穿行而过——有时得踏过尸体才得以前进。究竟是敌兵、还是己方的尸体,她们没去辨别,应该说无法去辨别。她们无暇去辨别。
“到陛下……只要抵达到陛下御前……”
花费较平常约两倍以上的时间,她和女官总算穿过了城堡中央。
途中居然都没遇上敌兵,真是奇迹般的幸运。
然而……
“——陛下!下官将公主殿下带过来了!”
女官一边高喊着,一边飞奔进去谒见厅。
“……!”
女官惊愕得瞬间凝结。
平常在这间大厅里通常有上百位仆人在此服侍。
如今在这个象征权威的广大空间里,只剩空荡荡一片,徒留无限的空虚。从窗外映照进来的夕阳,将一切都染上了如废墟般的残破色彩。
而这谒见厅的最深处……
本应坐在王座上的皇帝不见踪影,王座上空无一人。
反倒是——
“陛……陛下…………!”
——反倒是离王座不远的地板上,一名男子面朝下地倒在那儿。
虽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的体格以及他身上大量使用金丝、银丝的衣服装扮看来,那男子的身分为何,不消说亦一目了然。
不只如此——就连他已气绝多时的这个事实亦是一目了然。
在大理石地板上慢慢漫延开来的血滩,即是他身亡的力证。
“怎么可能…………”
女官喃喃说道,然后以她发红的双眼,定睛往皇帝遗体的另一头看去。
八个人影站在那儿围成半圆。
每个人都全副武装,有携带刀剑的剑客及骑士、有带着魔杖的魔法师,另外还夹杂着几位有兽耳及尾巴的亚人。每个人身上穿戴的战备装束都大相迳庭,甚至连容貌、肤色等特征也截然不同。恐怕是从各个国家集结而成的混合部队吧。
“…………陛下、陛下、陛下!”
女官一边叫喊,一边往倒伏在地的皇帝遗体那儿飞奔过去。
然而就在下个瞬间——
“陛下、陛——”
——磅。
一道沉重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八人之中,有一个人动了一下。他右手拿着一把巨剑,一刀砍断了女官的头——应该是……吧?
她犹疑无法断言,因为刚刚那把剑的移动,可以说飞快到“完全”看不到。她只能根据眼前的既定事实如此判断——那看似剑客的人影,姿势与前一瞬间稍有不同;而那女官的头,在露出吃惊表情的同时从半空中飞舞而过。
然后——
“……〈魔王〉的女儿吗?”
八人之中,不知是谁开了口说道。
八道视线往她这儿注视过来。
刚刚女官的确不小心喊了:“下官将公主殿下带过来了!”
那么如今再怎么否定、装傻,他们也决计不会放过她吧!喔不——即使女官刚刚没有道破,她想情况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吧。
在这死亡蔓延的城堡之中,就算尸体再增加一、两个,也不会有人在意吧。
宁可错杀一百,亦不可错放〈禁忌皇帝〉的血族逃脱——想必他们是这样想的吧。
“那没办法了。”
“即使是小孩子也不能例外。”
“必须断了后顾之忧。”
八人缓缓地往她这儿走了过来。
“为了和平。”
“为了正义。”
“为了世界。”
“我们不求你的原谅。”
砍断女官头颅的剑客抡起他的巨剑,说道:
“来吧……尽情地哭叫怒骂,然后就乖乖‘上路’吧。”
接着——
时值大陆历一六○四年。
在菲尔毕斯特大陆上,长达三世纪之久的战国时代,在北方之雄“贾兹帝国”崩坏之后,终于迎来了结束的一天。
投入的兵力,除了正规骑士及士兵之外,还有魔法师、乱破师、佣兵团等,共六十二万人;不仅如此,以“航天要塞三基”为首的魔法兵器、弃兽兵团、天龙骑兵队等大量的特殊战力也全面出动,总算将“万恶根源”的贾兹帝国彻底歼灭。
攻击贾兹帝国时结为同盟的大陆主要六国,在战后互相缔结了和平条约,并正式宣布战争结束。贾兹帝国被分割统治,《禁忌王帝〉所持有的庞大财富也被等分分配,由六国分别管理、有效利用,以做为战后复兴之用,而贾兹帝国自豪的魔法技术亦是如此。
全大陆人民众所期盼的承平时代来临了。
然而——



                    


.